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红场的博客

风过留声,雪落无痕。思乡游子,倾吐梦呓

 
 
 

日志

 
 
关于我

在喧嚣和欢笑声中能思索人生,在沉思和独处中能享受人生,这样的人就具有了自己的灵魂,就有了一定的审美水平. 生活的活力掩藏在那些平淡琐碎的生活细节当中,珍贵的友情也隐匿在那些漫不经心的岁月里,让我盘点一下自己的生活,把生命中时常触摸而又置若罔闻的爱——和平友好、人杰地灵、自然风光、创造财富,展示出来——这些令我动情的片段便成了自己一生点滴真实的写照! 远在异国他乡的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母亲,我关心她每一分每一秒发生的变化,我为她自豪、高兴、欢呼,为她担忧、落泪,为她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ZT- 知青大返城中的悲剧  

2012-04-04 03:29:53|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上山下乡一片红的年代,不少知青以各种方式谋求生存,主观或客观地攀比“条件”,自愿或不自愿地“相亲”结婚。新浪网上有篇文章《芸芸众生(七)最后的知青》,作者若水以极其平淡的笔调,描写了留守山村的最后的知青之一 ------ 婉儿。

知青“婉儿和卞欣恋爱了。恋爱中的人往往会共同憧憬美好的未来。……1973年,卞欣被推荐上了大学。……他毕业后,国家是包分配的,而婉儿还在农村,他们是不可能结婚的。……这一打击对婉儿来说是致命的。”

命运似乎在捉弄婉儿。失恋,患病……在婉儿人生最绝望的时候,村民关槐向她伸出了援手,“……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里,在清冷和寂寥的包围之中,婉儿感觉到了亲情。……婉儿对返城不抱什么希望了。她答应了关槐。婉儿的爸爸妈妈知道这个消息急坏了,他俩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这个小山村。他俩赶到这个小山村的时候,婉儿已经和关槐领了结婚证。……婉儿的爸爸妈妈一看闺女这样,五内俱焚,……婉儿的妈妈痛哭着,婉儿的爸爸搀扶着婉儿的妈妈,……在婉儿的爸爸妈妈离开这个小山村的第三天,关槐和婉儿举办了婚礼。……婉儿和关槐结婚才一年多,到了1978年底,1979年,知青大返城的浪潮就席卷了全国。”

无情的户籍制度,就像一道天然屏障,管理并决定了共和国的城乡百姓不合适也少有通婚的可能。这是当时社会的庸风陋俗。在《婚姻法》规定结婚自由的前提下,上了大学的卞欣,思维冷情理性择偶并无可非议;留在山村的婉儿,选择亲情感性结婚更不可非议。然而,在那个轰轰烈烈的时代,却有不多不少直接操纵升学或上调工作大权的“现管”官员,他/她有能耐让当事人屈服于权钱淫威之下,迫使你签署红色的结婚证。我意图提出的议论是,在某些合法“结婚证”掩盖下的是,钱权优势者对社会弱势群体的“性”压迫,甚至是强-奸的原罪。

知青女M所在插队组的两名女同学,先后通过招工、招生离开了广阔天地。女M的母亲担心孤单的孩子遭人欺凌,就拜托亲戚帮忙将孩子转调到亲戚居处附近的乡村,祈求安全的广阔天地。谁知“出了狼窝入了虎口”。大队干部男N以“担任耕读教师”为利诱,迫使女M就范他的所谓“爱慕”。性压迫的封建,求生存的现实,令女M的选择处于尴尬的两难境地:“不是也是”“是也不是”。

小小芝麻官们的通常做法是,说教,威逼,胁从,跨越违背当事人意志的性行为的罪恶时空,由非法的强-奸转变为合法的婚姻。假如你不服从长官意志,那么今后就甭想从我的手心里过。这决不是危言耸听,女M就是众多身心受伤害的下乡知青之一。

三十多年前,女M的母亲奋不顾身冲到乡下,机智勇敢地把受伤害的孩子带回了家。然而,侥幸逃出了钱权优势者魔掌的母女俩,却逃不过很不完善的户籍制度和婚姻法规的桎梏。随后的好几年间,女M走投无路,户口粮油一无所有,工作前程茫然无着。女M的母亲苦于告状无门,投诉杳无音讯,不得不无数次地走访 “上山下乡办公室” 请求援助,最终积忧成疾抱憾归天。

“无妻不成家”。没有了母亲的孩子们,从此便失去了家庭的温馨。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