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红场的博客

风过留声,雪落无痕。思乡游子,倾吐梦呓

 
 
 

日志

 
 
关于我

在喧嚣和欢笑声中能思索人生,在沉思和独处中能享受人生,这样的人就具有了自己的灵魂,就有了一定的审美水平. 生活的活力掩藏在那些平淡琐碎的生活细节当中,珍贵的友情也隐匿在那些漫不经心的岁月里,让我盘点一下自己的生活,把生命中时常触摸而又置若罔闻的爱——和平友好、人杰地灵、自然风光、创造财富,展示出来——这些令我动情的片段便成了自己一生点滴真实的写照! 远在异国他乡的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母亲,我关心她每一分每一秒发生的变化,我为她自豪、高兴、欢呼,为她担忧、落泪,为她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ZT-布哈林的遗嘱  

2012-05-18 05:46:42|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未来一代党的领导人的信:

我就要离开人世了。我不是在无产阶级斧钺面前低下了我的头,无产阶级斧钺应该是无情的,但也应该是纯洁的。我在万恶的机器面前无能为力,这台机器居然使用了中世纪的方法,它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有组织地炮制大量的流言蜚语。他们这些行动是非常果断而有信心的。

现在捷尔任斯基已不在世,契卡的优良传统已成为过去了。当时,革命的思想指导他们的一切行动,使他们对敌人无情,对付各种反革命,保卫了国家。所以契卡机构受到特殊的信任。享有特殊的荣誉、威信和尊重。而现在,所谓的“内务人民委员部”的机构,就其多数人来说,是由无原则的、腐化的、物质上得到满足的官员组成的蜕化变质的组织。为了满足斯大林病态的怀疑心理(我不敢说得更多),为了追求奖章和荣誉,他们利用了契卡原来的威信,进行最卑鄙的活动。而他们不懂得,他们同时也在消灭他们自己,因为历史是不能容忍卑劣行径的见证人继续存在的。

这些“万能的机构”能把任何中央委员、党员变为叛徒、恐怖分子、暗杀分子、间谍。如果斯大林对自己产生怀疑的话,那么这些机构也会立即找出证据来。

乌云笼罩在党的头上。我的毫无罪恶的头,将会株连几千名无辜的人,因为要制造一个组织——布哈林的组织。而这个组织不但在今天,在我和党七年来没有任何分歧的情况下根本不存在,就是在右倾反对派时代,也从未有过。关于柳京和乌格拉诺夫的秘密组织,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和李可夫、托姆斯基一起,公开地说出了我们的观点。

我从18岁起就在党内,我生活的目的,始终是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和社会主义的胜利而斗争,以一个神圣的名字命名的报纸《真理报》,这几天却刊登了卑鄙无耻的谎言,说什么我尼古拉.布哈林,企图消灭十月革命的成果,复辟资本主义。这是闻所未闻的无耻谎言。这个谎言按其卑鄙程度,按其对人民不负责的程度,只能和下面这样的谎言划等号,就是:现在发现,尼古拉.罗曼诺夫(沙皇尼古拉二世)一辈子都反对资本主义、君主制度,为实现无产阶级革命而斗争。

如果说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方法上,我不止一次犯过错误,我希望后代对我的批评不要严于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我们是第一次走向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在人们未曾走过的道路上。那个时代不一样,风尚也不同。那时《真理报》上辟有辩论专栏,大家在争论,寻找途径,争论后有和好,继续共同前进。

我向未来一代党的领导者们呼吁!历史赋予你们的使命,是把骇人听闻的各种罪行的一团乱麻解开,在这些可怕的日子里,这团乱麻越来越扩大,像火焰一样越燃烧越厉害,勒得我们党喘不过气来。

我向所有的党员呼吁!在这些可能是我生命中的最后几天里,我坚信,经过历史的过滤器,早晚不可避免地将会把我头上的污秽冲掉。我从来没有当过叛徒,如果是为了列宁的生命,我会毫不动摇地献出自己的生命。我热爱基洛夫,没有做过什么反对斯大林的事情。我请求新的、年轻的和诚实的一代党的领导人,在党的全会上宣读我的这封信,宣布我无罪和恢复我的党籍。

同志们,你们要知道,在你们向共产主义胜利进军的高举的旗帜上,也洒有我的一滴鲜血。

■ 注

布哈林是苏联共产党和共产国际著名活动家,1888年出生在莫斯科,父母均是教员。他中学时代就参加了革命组织,18岁加入布尔什维克。革命前曾3次被捕,逃回后辗转于国内外从事革命活动,并潜心研究经济问题。他是十月革命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列宁逝世后进入苏共的核心领导层,1925年接替季诺维也夫,主持共产国际工作。后与斯大林发生分歧,于1929年被撤消党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1934年至1937年任《真理报》主编。1937年被指控充当外国间谍而被捕,1938年3月被斯大林处决,年仅50岁。在处决前夕,布哈林怀着相信真理的信念,给苏联未来一代领导人写下了绝笔信。在他被捕的那一年,他的妻子才23岁,他确信他妻子能活到他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他跪在他妻子的脚下,含着眼泪,请求她宽恕他毁了她的生活,请求她把儿子培养成一名布尔什维克,请求她为他以后平凡昭雪竭尽全力,请求她不要忘了他遗书中的每一句话。他坚定地对妻子说:“你还年轻,你活得到那一天,你起誓,你要记住我信中的每句话。”布哈林的妻子起了誓,他才从地上起来,拥抱了她,吻了她,用颤抖的声音说:“不要抱怨,历史上常有可怕的错误,但真理总有一天会恢复的。”他相信,他的遗书会被搜查。因此,他待妻子把遗书的内容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后,他自己把遗书毁了。

布哈林遗嘱中的话果真变成了现实。1988年2月5日,苏联宣布为布哈林等20人平反,苏联外交部发言人还说,正在研究恢复布哈林的党籍问题。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在庆祝十月革命70周年的讲话中,特别赞许布哈林在粉碎托洛茨基的斗争中起了重要作用。在布哈林含恨九泉50年之后的今天,戈尔巴乔夫像布哈林期待的那样,为他解开了斯大林系下的“可怕的罪行之结”。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