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红场的博客

风过留声,雪落无痕。思乡游子,倾吐梦呓

 
 
 

日志

 
 
关于我

在喧嚣和欢笑声中能思索人生,在沉思和独处中能享受人生,这样的人就具有了自己的灵魂,就有了一定的审美水平. 生活的活力掩藏在那些平淡琐碎的生活细节当中,珍贵的友情也隐匿在那些漫不经心的岁月里,让我盘点一下自己的生活,把生命中时常触摸而又置若罔闻的爱——和平友好、人杰地灵、自然风光、创造财富,展示出来——这些令我动情的片段便成了自己一生点滴真实的写照! 远在异国他乡的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母亲,我关心她每一分每一秒发生的变化,我为她自豪、高兴、欢呼,为她担忧、落泪,为她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滑铁卢在哭泣—— 佩服  

2013-05-26 23:12:15|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滑铁卢的名字,中学里历史课上老师曾讲过它的故事,许多文学作品也都引用过这个典故。多少年来一直缠绕我脑海中,这儿到底什么样?那年在比利时学习时,我有幸来到了这个地方。

铁卢位于首都布鲁塞尔以南约20公里处滑铁卢的狮碑,兀立在一个人造小山上,228级石阶,直达颠顶。临风俯视,四野一片翠绿,田如海,麦如浪,无边无际。中间有村落,有树林,有丘陵,统统隐没在无边的绿海之中。登慈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何其舒畅,凭轩栏以遥望兮,向北方而开襟——何等壮阔!

可我的心怎么也舒畅、壮阔不起来,一团乱麻,杂章无序,这到底算什么地方?

狮碑的山岗下,商店、旅社、酒店饭店,栉比林立,远近杏旗飘飘,满街车来人往,招牌、匾额都突出滑铁卢的字样。

真是难以想像,这儿就是杀人如麻的古战场,震惊世界的滑铁卢吗?

滑铁卢战役发生在1815年6月。

1815年2月,拿破仑从流放地厄尔巴岛上逃走,重返法国。一路上夺关破隘,兵不血刃,只用了23天就直捣巴黎,于3月20日重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这时,英、俄、普、奥、意、荷、比等国组成了第七次反法同盟,决定火速调兵遣将,准备再次武装进攻法国。

就在联军集结部署之际,拿破仑却已经重组了30余万人的大军,并以攻为守,先发制人,于6月16日首先对位于比利时南部的英普军发动了进攻。里尼一战,重创普军,使普军伤亡一万六千人,八千至一万人被击溃。但这时,法军没有能够抓住战机,迅速追击。致使普军获得宝贵的喘息之机,也使威灵顿公爵率领的英荷联军得以安全撤退,并在滑铁卢地区重新部署,准备与法军进行决战。

部署在滑铁卢地区的英、荷军队共有六万七千余人,而抵达滑铁卢以南的法军主力有七万余人。6月18日,法军向英军发起进攻。经过苦战,法军突破了英军防线。英军顽强抵抗,拚死守住最后的阵地。正当英军难以支持、产生动摇的时候,由布留歇尔率领的三万多普军摆脱了西线法军的追击,投向滑铁卢战场。法军的侧翼和背后受到威胁,英军也趁势转守为攻,使战局急转直下。19日晨,普军骑兵又袭击法军司令部所在地,法军全线溃败,缺乏撤退经验,一时惊慌失措,抱头鼠窜。联军乘胜追击,刀剑挥舞血肉横飞,展开白刃肉搏战,这一仗,法军伤亡二万五千余人,英军伤亡一万五千余人,普军伤亡约七千人。

那人是一层层地倒下去,尸横遍野,绿草烧焦了,树木变形了,大地血染了,触目惊心,滑铁卢成为杀红眼的屠宰场……

历史如此复杂,为推行自由、民主、人权,拿破仑竟然借助大炮,炮轰封建主义的奥吉雅士牛圈,送来法国大革命的阳光,让欧洲历史来个飞跃!本来,法国士兵是民主思想的儿子,可拿破仑却要他们把枷锁套在别人的脖子上,于是,激起了欧洲民族情绪的高涨——封建主义在“爱国”的招牌下,在“民族”主义的欺骗下,堂而皇之地组成反法联盟,向法国革命一次次反扑。

欧洲的反动派到底打败了拿破仑,可带来了是封建复辟,是“神圣同盟”的黑暗统治,是欧洲的历史的大倒退。滑铁卢之战,哪方属于正义,哪方属于非正义,谁能说清楚?死了那么多人,哪个为了祖国?哪个为了革命?那么多墓地,那么多碑林,哪个重于泰山,哪个轻于鸿毛?历史啊,你很难断明这场“官司”?

今天,在大树下,有一尊不高的拿破仑塑像,长靴高帽,交叉着双臂,神经焦操,目光忧郁地凝视着鏖战的沙场,似乎在等待着那铁血仇杀的捷报。可惜,等待他的是圣赫勒拿的流放,是葬身荒岛的坟坑。是在大西洋的波涛里永远淹没了的一去不返的拿破仑时代。

我徘徊在那里思考了很久很久……这就是历史,这就是滑铁卢。历史就与滑铁卢凝铸在一起。滑铁卢就与历史合二为一啊!

在1826年,那是滑铁卢战后的第11年,由联军的荷兰统帅的倡议,在这垒起个50米高、方圆300平方米的人造上岗,在顶颠塑起一个长与高各4.5米的狮碑,用以表示自家的功勋,并让后人铭记1815年那场屠杀的骄傲。同时,也要震慑法国,震慑拿破仑这个战争雄狮及其余党。

想不到拿破仑这头战争雄狮消失了,而在这里又塑起这么个更凶猛的铜狮。他成为了滑铁卢的象征。

今夕何夕,此地何地?呜呼,此古战场也,曾覆三军,往往鬼哭,天阴则闻。顿时,我只觉得漫天鬼魂,忽地扑来……翻腾着,哭喊着——脑海里便立刻闪现过唐代大散文家李华《吊古战场文》中的名句:“浩浩乎平沙无垠,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鸟飞不下,兽铤亡群……”

战争,只能孵化出死亡、仇恨、恐怖和灾难!

游人纷纷攀登,一睹为快,不知为何,我厌烦它——在山坡上,我席地而坐,那连天青草,远远近近,上上下下,绿油油一片,那么整齐,那么茂盛,叫人好生奇怪。想着,想着——这泥土里,有多少鲜血湿透,饱和厚厚地底啊!

滑铁卢在颤抖,在抽搐,在哭泣。

但愿滑铁卢的雄狮,永远沉睡在这里,千万别再醒来了,别再荼毒生灵了!世界需要和平,人民不要流血,这乃是历史的呼号!

放声恸哭吧,腥风血雨的滑铁卢,我不愿在此久留,只想与你说一声——永远、永远地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