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红场的博客

风过留声,雪落无痕。思乡游子,倾吐梦呓

 
 
 

日志

 
 
关于我

在喧嚣和欢笑声中能思索人生,在沉思和独处中能享受人生,这样的人就具有了自己的灵魂,就有了一定的审美水平. 生活的活力掩藏在那些平淡琐碎的生活细节当中,珍贵的友情也隐匿在那些漫不经心的岁月里,让我盘点一下自己的生活,把生命中时常触摸而又置若罔闻的爱——和平友好、人杰地灵、自然风光、创造财富,展示出来——这些令我动情的片段便成了自己一生点滴真实的写照! 远在异国他乡的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母亲,我关心她每一分每一秒发生的变化,我为她自豪、高兴、欢呼,为她担忧、落泪,为她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脆弱的底线 请别再下滑  

2014-02-01 05:22:24|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含辛忍苦《脆弱的底线 请别再下滑》

 

脆弱的底线  请别再下滑 - 含辛忍苦 - 含辛忍苦

浏览各种媒体,发现很多人都在感叹中国人的社会道德底线正在逐渐下滑。战士认为,这种感叹虽然有失偏颇,但至少从局部反映出中国人目前对中国社会各个层面带来的负面影响所形成的一种感受。

      中国人口众多,多少年来的社会变化使人们在不自觉中将自己划为三六九等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的区别。生活在各个阶层的中国人又共同生活在一个视社会道德为不同概念的大环境中。他们个人价值观的不同取向都是由个人存在的空间和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所决定的。中国人的所谓三六九等,其实就是官员富人和平民的代名词,他们是构成中国人社会道德体系的不同元素,决定着整个社会道德所反映出来的是与非和善与恶。

      官员在中国当然是当之无愧的主流群体,但其中的许多人忘记了自己承担社会责任的重担在肩,他们更多的是只关心与个人利益有关的其他因素。对于大众社会,他们早已缺乏融入其中的积极心态,对社会道德的认识,衡量,把握与普通民众有着质的区别,已超出了普通民众对社会道德最基本的人性化的解读。尤其是一部分贪污腐败分子,在他们心中,社会道德的基本定义只不过是一种一文不值的社会属性,对他们而言,社会道德没有了约束力,权力和贪婪才是他们的追求目标。试想,一个决定着国家命运的群体抛弃社会道德,那社会道德还有不下滑的理由吗?

      谁都知道,富人都是由金钱堆砌成的,中国的大多数富人的金钱积累实际上就是对改革开放经济成果的掠夺。尽管他们几乎清一色的来自于社会低层,但他们一旦成为爆发户,血管中的道德血液便随着对物质金钱的强大占有欲望被稀释了,因为他们的获取通常都是通过违背社会道德才达到的。中国的富人为什么赚得盆满钵满后就移民国外?除了认同西方国家优越的人文环境外,希望在异地他乡去反思解脱自身,难道就不是一个内因所在吗?因为他们很明白,他们获得的一切总是以违反国家经济政策,破坏生态环境,贿赂大小官员才得到的。中国有这么一类富人的作为,社会道德有不下滑的理由吗?

      中国几千年文明史,厚德载物本是意识形态的精髓。时至今日,中国的社会道德却以变得十分之脆弱了,然而,正当人们颇感失望的时候,最近却常常有感人至深的动人事情发生。今年来,“最美女孩”梁春霞,“最美妈妈”吴菊萍,“最美教师”张丽莉,还有日前催人泪下的”美司机”吴斌,这些生活在中国最低层的普通平民却用自己的行为乃至生命重新诠释了社会道德的伟大意义。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他们本可以弃他而独善其身,然而,是什么支撑他们忘我而取义?很简单,是普通平民心中尚未泯没的道德良知,是普通平民心中没有权力没有物欲纠结的善良淳朴。官员顾及权力,富人顾及金钱,老百姓顾及什么?顾及的是不能丧失那分力所能施而必施的责任心和同情心。这些平民英雄,巩固了中国当今社会的道德大厦,以使他不再倾斜,保护了中国社会道德脆弱的底线,使其不再下滑。

是谁支撑着中国的社会道德?很明显,舍中国的老百姓还有其谁!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