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红场的博客

风过留声,雪落无痕。思乡游子,倾吐梦呓

 
 
 

日志

 
 
关于我

在喧嚣和欢笑声中能思索人生,在沉思和独处中能享受人生,这样的人就具有了自己的灵魂,就有了一定的审美水平. 生活的活力掩藏在那些平淡琐碎的生活细节当中,珍贵的友情也隐匿在那些漫不经心的岁月里,让我盘点一下自己的生活,把生命中时常触摸而又置若罔闻的爱——和平友好、人杰地灵、自然风光、创造财富,展示出来——这些令我动情的片段便成了自己一生点滴真实的写照! 远在异国他乡的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母亲,我关心她每一分每一秒发生的变化,我为她自豪、高兴、欢呼,为她担忧、落泪,为她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63年入校英语范蕾校友因病去世-60岁就走了...  

2014-05-07 06:17:07|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并不相识,但是吾校仅仅有3300多名自小学3年级到高中3年级的校友,大概至今已经有不少人离我们先行西去,在惋惜之余希望大家——认识的、不认识的、校友、非校友、网友、非网友...亲朋好友们保重身体,珍惜生命,以饱满的、积极的中、晚年之生看到中国的兴旺崛起,多多保重吧!


校友范蕾(1963年入校小学英语班)因病医治无效于2014年4月20日在旧金山家中去世。享年60岁。

范蕾校友的丈夫李一兵发来的讣告

1954 年 10月7日  -  2014年4月20 日(复活节)

范蕾北京人,1954年 10月7日生。自幼喜爱诗歌、文学、艺术、书法、绘画、园艺、烹调,多才多艺,兴趣广泛,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由于生不逢时,春非我春,十六至二十三岁七载之久屈才于北京沙土园小学任教。文革后才于1978至1982年就读于北京师范学院,主修英语及英美文学专业。1976年5月与李一兵相识于东北辽阳/沈阳,1982年7月19日结婚。84年赴美留学,获夏威夷大学文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到俄亥俄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因对校方指定的科目(古汉语音韵学)兴趣不大,故弃之,并开始自行创业。于1988年起在旧金山湾区从事翻译事业。正式出版的英汉译著包括美国时代-生活出版社1980年代出版的《灵长类》和迪斯尼出版公司90年代配合电影《花木兰》出版的英文版《木兰辞》等,以及内容涉及各行各业的商业翻译,每年工作量达数百万字之多。约十五年前起,病魔缠身,在忍受了长达十几年的精神和身体上的病痛后,久医不治,于2014年4月20 日(复活节)早7时15分在美国加州17英里景区家中与世长辞,享年六十岁。遗体于2014年4月** 日火化于美国加州太平林(Pacific Grove)。依照蕾蕾生前的愿望,骨灰将由一兵护送中国北京拟与蕾蕾母亲洪模合葬。

山一程,水一程,与君相见梦魂中…(取自77年蕾蕾写给一兵的《风雨同舟赋》。)

 

风雨同舟赋

昨日黄昏,吾归故城,无奈身不由己,来去匆匆。君手足被缚,心神驰往;身体受拘,情意随行。长风浩浩,骤雨倾盆,不及我别君情。

今夜良辰,独对孤灯。更深人静,思绪不平。惶惶乎,若有所失,若有所赢;三思难得其解,搔首忽地彻醒。所失者,徒为亲朋不曾相亲,才得相亲,各奔前程;空盼知己不曾知遇,才得知遇,遥距西东。所赢者,人离珍像在,衷言耳边鸣。长空红丝多一线,鸿雁频飞沈与京。

光阴似箭,岁月如流。飞何速,奔不停。未及屈指数,已度二十二寒冬。惊回首,似惭似愧,若悸若惊。惭的是虚度二十二,愧的是徒有「才女」名;悸的是前途真渺茫,惊的是趋渐下坡行。是君激我攀高峰,是君给我以新生。吟一句英文,多一层悔恨,阅一行锦书,增一分钦敬。

思悠悠,虑悬悬,万绪拧成一线通。北系辽阳城,南结香炉峰,穿山越海路苦辛。悲遥阻,叹坎坷,立身谈何易?盈盈泪暗零。含泪寄语漂泊客,身随辽阳梦魂中﹕与君同沐一日雨,与君同度一夜寒,与君同享见时欢,与君同分别时情。君之喜,我之悦;君之甜,我之甘;君之愁,我之忧;君之辛酸,我之苦衷。醉言痴语君莫笑,心诚意确憨语深。

雨遮月,云藏星。绿纱窗上嵌娴影。万籁幽阒寂,千家黯无声。谁持青帷遮日月,谁将墨海泛寰尘?君不见冥冥世界一盏孤灯,恰似那浩瀚宇宙一点星辰。何人窗下长伏案,躬身苦用功?甚由案上空辅卷,托腮页不翻?若问何所思?所思辽阳城,辽阳风雨夜,京都长明灯。辽阳客孤单苦闷披衣起,京城女愁思悲虑夜难终。

山一程,水一程,与君相见梦魂中…
                                             一九七七年八月十四日晚十一时半

 

--------------------

惊闻噩耗,深切哀悼!
1966年上半年,五年级第二学期,也是文革开始前的最后一个学期,范蕾同学就坐在我的后面——英五班教室最靠南的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当时范蕾是我们班个子最高的同学,同时也是我们班画画最好的同学。那时的范蕾,自来卷的头发,略显丰满的脸庞,话不多,嗓音有点粗,一笑,显得那么憨厚,使人感到一种发自心底的真诚。可惜,文革开始后我离开了学校,从那时起就再也没见过范蕾同学!至今已经48个年头了!去年9月28号,纪念入校50周年同学们聚会时,大家还说起范蕾,但谁也没有她的消息。谁曾想,还不到一年,竟传来如此噩耗!而且,范蕾已是我们班离去的第三位同学了,真是令人伤感!

 -------------------

转帖自莫斯科......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